爱朔州网 省市频道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省市频道 > 太原 > 正文

锲而不舍 太原刑警景澎浩追捕劫案逃犯17年

2016-01-11 08:09:13 点击:3596次 来源: 太原晚报 反馈

    17年前的一桩出租车劫案,让时年32岁的娄烦人尤某过上了隐姓埋名,四处逃亡的日子,而他的潜逃也成了当年一位新手刑警的心病。17年间,新手成了经验丰富的刑警队长,也带出了自己的徒弟。最终,师徒联手,将这个积年逃犯绳之以法。昨日,这对刑警师徒,讲述了这些年追捕尤某的经过。

    深夜劫案

    时间拉回到1998年8月7日深夜,刚刚从户籍警岗位上“转行”当了刑警的景澎浩正在当年的南片刑警中队值班。突然,急促的电话铃响起,指挥中心传来指令,一名的哥被人持刀抢劫。景澎浩立即和同事驾车直奔董茹村,很快找到了开黄面的崔师傅。据崔师傅说,两名劫匪是在火车站打的车,要去董茹村,没想到刚到董茹村附近,两人便拿出刀子架在他脖子上,抢走了他随身携带的178元现金。

    根据崔师傅提供的情况,景澎浩和同事展开了大范围的摸排,并于当年将其中一名劫匪张某擒获。

    线索中断

    张某交代,他与在逃劫匪虽是老乡,但彼此并不熟识,他平时叫对方“哥”,只知道对方姓“高”,且名字里带个“林”字。按照张某的交代,景澎浩和同事前往娄烦天池店乡进行查找,但翻遍了户籍资料,也没查出符合条件的人。随后,张某被判有期徒刑4年半。主犯被判刑,要说案件已算告破,但景澎浩总觉得这案子没办圆满。

    张某被释放后,景澎浩有心再与其联络,看看能不能多问出些什么,但不思悔改的张某出狱不久便犯下命案,于2004年被判处死刑并执行,这下所有的线索都中断了。

    锲而不舍

    当年的侦查手段,不像如今这么先进,可景澎浩始终没有放弃对“高某林”的追查,几乎每年都要到娄烦查找线索,但每次都让他大失所望。2007年,新民警郭锐成了景澎浩的徒弟,小徒弟很快就发现这个师傅有些“怪”。那时的景澎浩已经干了10年刑警,破了不少有影响的大要案,工作也很繁忙,可一有空他总要拿张纸写下“8.7”案件的情况,每年还总要往娄烦跑上几趟。

    徒弟问师傅这是为啥,景澎浩便给这个有心的徒弟讲了当年案件的情况。师傅对徒弟说,要说这案子算破了,可这案子是我承办的,不把逃跑的那小子逮住,总觉得心里过不去。

    峰回路转

    知道了师傅的心思,徒弟也时常琢磨起这个案子,有了新的想法也要找师傅唠唠,师徒切磋,一条新的思路逐渐成型。他们觉得,这些年的追捕很有可能走了弯路,既然张某对在逃劫匪的情况不是很熟悉,那么他交代的情况就很可能有误,对方也许根本就不姓高,名字里面也没有“林”字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到了2015年,此时的景澎浩已经是小井峪责任区刑警队的队长,而郭锐也有了较为丰富的刑侦经验,追捕在逃劫匪再次被提上了日程。这次,师徒俩决定转换思路,不再用已知的线索,而是从当地公安机关调出了1987年的户籍底部,并在村里地毯式走访,筛选符合年龄在45至55岁,15年以上没回过家等条件的人。近两个月的时间里,郭锐和同事们走访了近千人,最终圈定了6个人为重点目标,而其中一个叫尤某的人,引起了他们特别的注意。据当地派出所民警反映,前几年换二代身份证的时候,此人一直没来,民警上门寻找了多次,也没见到此人。

    终落法网

    “是崔师傅么?我是小井峪责任区刑警队的民警,想请您来辨认几张照片……”郭锐没想到,时隔十七八年,受害人崔师傅的手机竟然没变。“是他,化成灰我也认识他!”在刑警队,崔师傅一眼就认出当年的劫匪。崔师傅说被抢劫后,他受到了很大的惊吓,很快就卖了出租车转了行,所以对劫匪的印象十分深刻。

    利用最先进的刑侦手段,民警锁定了尤某林的行踪。今年1月3日,郭锐和同事悄悄包围了晋源区乱石滩一处废弃的房子,民警冲入屋内,将躺在床板上抽烟的男子控制。

    郭锐:“叫什么?”男子:“我啥也没干!你们要干什么?”郭锐:“啥也没干?我们是小井峪责任区刑警队的,你再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男子:“你们找错人了……”郭锐:“我提醒你一下,我们刑警队以前叫南片中队,当年董茹村一带归我们管!”

    男子:“谁年轻时还没犯过错呢……哎!”

    尘埃落定

    “十七八年,就像昨天的事一样……”面对采访景澎浩这样说。那么,这十七八年尤某又是怎样度过的呢?据尤某交代,虽然张某比他小,但抢劫的主意是张某出的,得手后,他们拿这些钱去歌厅“潇洒”了一番,他一分钱也没拿到手。知道知己惹了大祸,他再也不敢回家,开始在我省各处的煤矿打工。尤某说,一开始是不敢用身份证,后来干脆没有二代身份证,所以他打的一般是“黑工”,活辛苦,钱还少。

    逃亡的这些年,尤某一直没有成家,他的父母、大哥相继去世,他也不敢回去办丧事。特别是近几年,身份证的管理越来越正规,“黑工”打不成了,他只好潜回我市在物流市场附近干些搬运的零工,有活干的时候就吃顿饱饭,没活干的时候常常要饿肚子,几乎成了流浪汉。当记者问及他是否想过投案时,尤某长叹一声,半晌才说了句:“现在说啥都晚了……”

热点文章